•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法制

吕梁临县卫计局长搞封建迷信修家庙以保升官发财

时间:2019/6/16 0:57:49  作者:未知  来源:网络转载  查看:173  评论:0
    卫生健康事业涉及到千家万户,一个地方地方卫生行政机构关系着一方老百姓的身体健康,也关系着一方百姓的脱贫、稳定。多年来,山西临县的老百姓和基层卫生院院长对于当地卫计局的局长以权谋私的工作作风怨声载道,主要涉及卫计局上下不顾当地老百姓生死乱作为,致使国家的健康扶贫政策功亏一篑,许多扶贫资金付之东流,基层卫生院的工作难以开展。


  2015年,临县卫计局局长高恩奎在老家青凉寺乡走马焉村大修家庙,以保佑其发财富贵、官运亨通,据村里人说高恩奎修家庙是受神仙点化。说也奇怪,高恩奎自从修起家庙后,利用职务之便,大搞工程、独揽乡镇医院维修、用煤、印刷来敛财,各级纪检部门也没有发现。

    一、全县631个行政村卫生室大部分成了摆设

    临县是国家级贫困县,国家的健康扶贫资金年年增加,全县631个行政村都由政府投资修建了村卫生室,并配备了医疗设备。之前,每个卫生室政府投资5万元,631个村卫生室投资超过三千万,但是这些村卫生室有名无实,95%的村卫生室没有启用,成了摆设,国家投资的千万元资金打了水漂。

    二、乡村医生多数不在村里驻扎

    乡村医生是我国卫生健康事业发展中的主力军,之前的乡村医生也叫赤脚医生,这些乡村医生一辈子驻扎在农村,全心全意地为老百姓的健康服务。

    但是从现任的卫计局局长高恩奎上任以来,乡村医生的招聘只是走过场,所招聘的乡村医生都是通过关系内定。2016年乡村医生招聘由卫计局姜学平主持,笔试结束后,姜学平将试卷带回自己家中,考试成绩没有集中公示,然后和高恩奎暗箱操作。这些招聘的乡村医生,每月享受者400元到800元的政府补助,几乎无一在农村服务。

    三、全县所有乡镇卫生院的工程都由卫计局长亲属独揽

    临县乡镇卫生院早在2014年前,也就是在前任卫计局局长之前就由政府投资,修建成了标准化卫生院,但是在标准化卫生院修建二年后,也就是高恩奎上任卫计局局长后,就开始了乡镇卫生院的维修,维修工程全部由高恩奎的侄儿高荣勤、高小勤和卫计局办公室主任王凤琪、高恩奎的专职司机王富平来独揽。

    2015年,兔坂医院维修工程由高恩奎的侄儿高荣勤承揽,当时预算10多万的工程,最后花了20多万。

    2015年,兔坂镇圪兔头村的水塔工程,由县红十字会拨款修建,由高荣勤修建,当时临县红十字会由卫计局局长负责。

    2015年,招贤医院的彩钢瓦工程和石白头的医院维修工程,是由高恩奎的侄儿、卫计局的办公室主任王凤琪、高恩奎的司机王富平等人来独揽。

    2015年,清凉寺医院彩钢瓦工程,由高恩奎的侄儿高小勤承揽。

    2016年,林家坪医院的彩钢瓦工程由高恩奎的侄儿高小勤、卫计局的办公室主任王凤琪、高恩奎的司机王富平等人等人承揽。

    2016年5月,刚刚维修过的清凉寺医院,不到一年又开始维修,其工程也是由高恩奎的侄儿高荣勤承揽。

    2016年,刘家会医院的中医馆由高恩奎的侄儿高小勤承揽。

    2016年,安家庄医院的中医馆由高恩奎的侄儿高小勤承揽。

    2016年,尅虎医院的维修是由高恩奎的侄儿高小勤承揽。

    2016年,林家坪医院的中医馆由高恩奎的侄儿高荣勤承揽。

    2016年,曲峪镇正觉寺中医馆中医馆由高恩奎的侄儿高小勤承揽。

    湍水头医院的维修工程和安家庄医院粉刷和刮家工程由高恩奎的外甥承揽。

    2015年到现在,全县23个乡镇医院几乎都有过大小工程,而这些工程都是由卫计局局长高恩奎的亲属和亲信承揽,这些情况在临县城人人皆知,戏称这支由高恩奎为首的工程队是“临县卫生建筑专业工程队”。

    三、“临县卫生建筑专业工程队”独揽基层卫生院用煤

    高恩奎2015年调任临县卫计局后的两年内,基层卫生院的用煤全部由高恩奎的亲属和亲信来供给,而且煤质差,数量差距大,基层院长敢怒不敢言,只好私下议论。

    四、官商勾结,统揽全县卫生系统的印刷

    全县基层医院的资料印刷原来由医院根据自己的工作需求自主印刷,自从高恩奎主政卫计局以来,这项业务全部由高恩奎指定的“四通印刷厂”、“跃东印刷厂”来承揽,每年涉及金额几百万。

    五、健康扶贫项目的“签约服务、双签约服务”流于形式

    “签约服务、双签约服务”是国家健康扶贫的一项惠民政策,是由国家投资,乡镇医院医生和贫困户签订服务协议,而在临县,这项扶贫项目是光签约不服务,健康扶贫成了一句空话,贫困户根本享受不到这项惠民政策。光签约不服务的原因是乡镇医院大批的医生被高恩奎上任后借调进城,造成乡镇医院医务人员严重不足,致使这项健康扶贫项目在临县流于形式。

    六、健康扶贫的农村医保“代报代办”项目形同虚设

    临县县委、政府为了解决农村贫困户进城报销医药费的困难,由政府投资,所有行政村全部配备了“代报代办”员,但是这项工作并没有给贫困户带来方便,全县的代报代办员几乎没有一名帮助贫困户办理过业务,合医办的工作人员也没有见过一个代报代办员来办理过业务。

    七、卫生局长一贯不遵守党的政策

    临县现任卫计局长高恩奎,原任临县计生局局长,主政临县计划生育工作,但是自己不遵守计划生育政策,在二胎政策放开前就有了二胎。

    临县的卫生工作原来在山西是先进的,农民就医看病是小病不出村,大病不出乡,疑难杂症进县城,自从这位受神仙保佑的领导主政临县卫计局的工作后,乡村医生不驻村、乡镇医生调进城,医院年年有工程,印刷费用向上升,取暖用煤有预订,健康扶贫一场空,政府投资进了无底洞。高恩奎的独断专行、以权谋私在临县已经不是秘密,希各级纪检监察部门核查高恩奎违法乱纪的事实,加以严惩,将临县健康脱贫的政策落到实处。(转载)

特别声明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山东省视窗”网站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山东省视窗”版权所有